首頁 海內比鄰畢業煮酒論今信息電腦熱點招聘外語角落活動天地研友情感學術咨詢新人
  
新帖 人氣 熱門 在線 幫助
無墻納百川,寬厚方行遠
瀏覽:39562  回復:5
慕可可 2014-10-7 16:41:51 1 樓
都說“酒香不怕巷子深”。如果你是一位初來青島的旅人,不動用地圖、不詢問路人,就想摸到魚山路5號還真不那么容易。如果你是一名青島市民,這所隱藏在巷子里的大學則是大伙兒的“魚山公園”。

  中國很少有幾所大學能夠被旅行者稱作是一個城市的“必游之地”,被學生公認為“享受校園生活的必讀學府”,中國海洋大學就是其中之一。八國聯軍侵華時期,這塊依山傍海的風水寶地曾是俾斯麥兵營。海大的發展史可以上溯到1924年成立的私立青島大學。85年的歷史更迭,校園依舊保留著原德國建筑風貌——粗獷的花崗巖墻壁,紅色的覆頂筒瓦,修長的窗戶,精致的浮雕,整座校園古樸典雅,頗具異國情調,且蘊含著悠久而多元的歷史人文氣息。而這種氣息又非陳舊厚重、咄咄逼人,而是更加平和溫存、寬厚儒雅。

  門闊,樓高,園子大,那都不是真的大。真正的“大”學,是寬在胸襟,高在道義。這也正印證了海大的校訓:“海納百川,取則行遠”。海,即為心海;取,也就是取道。

  所以從某種角度上講,海大,大于無形,也可以說是大在“無墻”。

  無墻,體現于她的低調、平和。

  如果你是自駕游青島,沒準兒一不留意就從巷子里開過去了。如果說有什么東西留住了你的眼睛,那一定是低矮的瓦房巷子里藏著的兩尊不高不大、造型別致、藤蔓密布的石柱,看到牌子后,你才會恍然大悟:這竟然是海大魚山校區的正門。

  沒有高聳如云的塔式主樓,也沒有氣勢恢宏的龐大園區。海大背靠小魚山,面朝第一海水浴場,建筑不高,零星散落于不同海拔平面上,在建筑風格上與整個魚山的德式民宅相得益彰,絲毫不顯雍容突兀。

  走進校門,迎面的建筑就是“六二”樓。沒有逼人的氣勢,區區三兩層,散發著的是精致和古雅。“六二”樓始建于1921年,是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島時的日本中學校舍。1949年6月2日青島解放,為了紀念這一天,此樓命名為“六二”樓。向左拐過“六二”樓,便可以深入北邊的園區。

  慢慢前行,便會發現,大多數建筑都非常低矮,甚至都還沒有樹高。據我一個在海大讀書的高中同學說,雖然經歷了這么多年的歷史變更,海大從未毀棄過原有建筑,甚至每當校慶之時,都會在校址空地上依照原有建筑風格建一座小樓,于是,整個校園的建筑風格就被很好地繼承了下來。古老的建筑上爬滿了老藤,百年古木散布于校園的每個角落。春日櫻花爛漫,夏日蔥郁滿目,秋日金黃遍地,冬日銀裝素裹。

  于是,你走進的不是宏偉而空曠的“大”學城,而是綠樹紅瓦、幽靜閑適、平易近人的花園。于是,海大就被冠以了“中國十大最美校園”,和“中國最適合談戀愛的校園”的非官方美譽。

  無墻,可以詮釋為豁達、開放。

  除特殊原因導致的封校外,海大魚山校區從不對來訪的游客、市民設置門禁。這一點也許國內沒有幾所大學能夠從實質上做得到。于是我們便經常能看到這樣的景象:體育場、人魚廣場散布著前來鍛煉身體的市民;籃球場上活躍著的少年身著青島市各個中學的校服;孩子在池塘邊戲耍;一對老人在斑駁的樹影下攜手緩行。對于生活在她附近的人們而言,海大就是一個“城市公園”。更令人稱贊的是,海大圖書館里還時常能看到非本校的人士。

  關于大學圖書館,據有關資料顯示,我國1000余所高校擁有藏書6億多冊,公共圖書館僅為4億冊;高校館擁有網絡版電子期刊的65%,公共館僅為28.6%;高校館擁有聯機數據庫為30%,而公共館僅為2.9%,與高校圖書館相比,我國的公共圖書館資源十分匱乏。青島亦是如此,青島各高校圖書保有量已過千萬冊,而市圖書館的藏書量僅為123萬冊。但如此豐厚的資源,除了青島各高校學生以及工作人員外,尚無法使廣大市民受益。

  目前國內僅有少數幾所大學的圖書館對公眾開放,如北大、清華、復旦、北師大,而且也都設置了變相的門檻,如“須持本單位介紹信”(光這一條就能把絕大多數人堵在門外)。海大也并不完善,但海大已經走在了自我完善的路上,并釋放著她的影響力。

  “我們希望這座圖書館不僅僅為中國海洋大學自己服務,還要輻射周邊社區。海洋大學坐落在嶗山,我們希望能為嶗山區各行各業的人也提供一個學習和交流的場所。我們的圖書館應該對社會產生輻射效應、對社會也是開放的。”2007年5月26日,在中國海洋大學嶗山校區圖書館啟用儀式上,海大校長吳德星對圖書館向社區開放進行了明確的表態。

  雖然面臨著諸多條件限制和供需壓力,高校圖書館的開放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從長遠來看高校圖書館還是應該追本溯源,向社會開放。暫不提那些冠冕堂皇的社會效益,有一個意義恰恰是很多人都不在乎,但卻是最重要的——“告訴學生:你的大學和你一樣能夠堅持夢想!并向學生傳達一種做人的態度,一種處世的胸襟和氣度。

  這種舉動對學生所產生的意義,是任何課堂都無法企及的。胸襟和氣度,才是“大”學真正應該大的地方。

  如果說外在的氣質賦予了海大的低調與平和,內在的修養則奠定了海大的博大與寬厚。所以又可以這么講,海大,大之于氣。也就是每所大學理應具備的人文科學夢想。

  魚山校區其實很小,走不多遠便能看到靜靜立于校園西北角、藤蘿滿布的“一多樓”。這里是聞一多的故居。樓前花壇正中豎立著聞一多的半身大理石雕像,座上的碑文由他的學生臧克家撰寫。其實歷史上的海大,是一個文人學者云集的圣地,在海大周邊的街巷里,還默默隱藏著諸如老舍、梁實秋、沈從文、聞一多、吳伯簫、洪深、毛漢禮、張璽等人的故居,他們都曾執教于海大,那些低調、生活化的一隅,見證了海大前輩們沉穩扎實的治學風范,和付諸于一生的夢想。

  “一年之計,莫如樹谷;十年之計,莫如樹木;終身之計,莫如樹人。”一個有夢想的大學才能真正稱之為“大學”。而夢想光靠歷史的傳承是遠遠不夠的,更需要把真正的當代名家請進來,為這段歷史注入新的強心劑。

  2002年4月,王蒙走進海大,從時任校長管華詩院士手中接過聘書,成為中國海洋大學教授、顧問、文學院院長。王蒙的加入,是海大加快人文科學發展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步。王蒙受聘后,及時給海大提出了建議:聘請駐校作家,讓他們在海大創作,把身影留在海大。他的構思,為志在重振校園人文輝煌的海大人開闊了思路。

  駐校作家制度是國外大學一種常見的文學與大學教育溝通互補的方式,很多作家在大學內以駐校作家的身份作階段性的研究、創作、講學,而中國的大學一直沒有這樣的制度,某種程度上講,這也是導致中國大學人文氛圍落后的原因。

  駐校作家的引進,必定會極力提升大學的人文氣息和學術氛圍。在王蒙的舉薦下,畢淑敏、余華、遲子建、張煒、尤鳳偉等5位作家成為海大首批駐校作家。目前,中國海洋大學駐校作家制度已成為中國獨有的人文教育品牌,更開創了中國高校人文主義復興的先鋒。

  “海納百川,取則行遠。”當你走出校園,回望“六二”樓門前的紅字校訓,也許能感受到這里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在默默地踐行著這句話。

  寬厚博大者,方能行遠。我們共同祝福這所大學。
落破書生 2014-10-8 21:44:29 2 樓
啊,母校
Casper 2014-10-8 22:14:09 3 樓
懷念,懷念紅瓦綠樹,碧海藍天,懷念在青島的四年
簡簡單單 2015-8-11 11:31:37 4 樓
美好回憶的地方,支持一下,頂一下
簡簡單單 2015-9-30 13:55:01 5 樓
路過,隨便看看,順便回個帖子
幫助文檔 舉報投訴 隱私條款 認證會員 聯系我們
2010-2014 www.wxkuys.tw Processed in 0.08 second(s)
意甲C罗